ezgo14 light

7 月18日,協會與教育部校園自由軟體數位資源推廣服務中心(OSSACC)共同開發的作業系統「ezgo 14」,於大同大學舉辦發表會,會中除了介紹 ezgo 14 各項好用的軟體,也邀請多位第一線的教育者、貢獻者和創作者,從不同面向探討自由軟體的推廣,對教育、乃至於社會發展的影響。

ezgo14

ezgo 是一套以Kubuntu 為基礎、再進行二次開發的系統,定位是「自由軟體體驗包」,打包了各種適合日常工作使用的自由軟體,以及豐富的教育類軟體和自由教材,非常適合教育現場使用。

孫賜萍:站在風口,凝視初衷

Eric Sun,孫賜萍
OSSACC 執行秘書孫賜萍

OSSACC 執行秘書孫賜萍(Eric)說,主流資訊教育總在追求新的科技、新的技術、新的亮點,但 ezgo 已經來到第 14 個版本了,我們發覺許多核心價值仍是不變的。因此,ezgo 14 的主題定為「forEVER」,四個核心價值分別是:

  • Education,從教育著手
  • Variety,從多元引導
  • Enlightenment,從啟蒙觸發
  • Root,從根本做起

在發表會上,Eric 展示了ezgo 裡10幾套自由軟體和自由教材,他說,起初 ezgo 並沒有那麼多教育類軟體和教材,但他大約 2009 年時到挪威參訪,發現當地國小、國中的電腦教室裡,運行的竟然是 Linux,而學生在電腦教室裡不是電腦課,竟然是數學課!這讓他重新思考教育與資訊之間的關係,「我們教室的電腦打開來,不外乎是老師上課會上的軟體,以及學校有買授權的軟體,然後就沒有了,因為裝得越多,維護成本越高、開機越慢,所以幹嘛裝那麼多軟體?所以我很感嘆,明明我們的電腦教室,是所有教育單位建制成本最高的教室,為什麼不好好的運用,讓孩子們知道,哇,世界上有這麼多很好的資源,尤其是教育資源。」

翁佳驥:分享寶山的自由軟體推廣者

ezgo 14 的核心開發者、SLAT 理事長翁佳驥(Franklin)則分享他成為自由軟體貢獻者的經驗。Franklin 參與自由軟體社群已有 25 個年頭,他笑說,當年哪有 ezgo 這麼好用的東西,用 Linux,不管安裝什麼軟體都要自己編譯,而軟體下載後都會有說明檔,「如果你照着說明去做,那麼有 95% 都會安裝失敗!」但這些失敗都會有訊息提示,都是有跡可循的,可以藉此上網搜尋或到社群裡問人,就是這樣不斷地挑戰、克服,讓人不可自拔的投入自由軟體的世界。

而 Franklin 與 Eric 結緣的契機,也是自由軟體。當初 Eric 剛從挪威回來,找到一套互動式化學教育軟體 Kalzium,驚訝地發現 Kalzium 已經中文化了,而中文化作者就是 Franklin,進一步聯絡之後,Franklin 成為 ezgo 的開發顧問,慢慢地「越陷越深」,現在不但成了核心開發者,也全職投入自由軟體推廣工作。 Franklin 表示,起初他參與自由軟體的中文化,並不考慮會有多少人受惠,單純是因為很有成就感,而這也是多數貢獻者參與的原因;但跟 Eric 結識之後,想法慢慢改變,「我們知道世界上有很多寶山,但很多人並不知道,我的小孩可以這樣玩,那別人的孩子呢?」因此他投身自由軟體的推廣工作,就算只是讓多一個人知道,那也是好的。

洪朝貴:複利成長的電腦學習投資

「從教育著手」這一主題,是由台灣自由軟體界的先驅,洪朝貴老師開始分享,「不過我最近很關心退休的問題,對股票比較有興趣,」洪老師開場時打趣地說,「所以我把題目改成『複利成長的電腦學習投資』!」

洪老師以投資來比喻資訊教育的過程,首先強調「複利比資本更強大」,如果可以找到指數型的成長模式,那會比一開始投入多少資金有更多收益,因此我們的學習應是「相乘而非相加」。此外,我們一路上累積的本金,當然不能流失,否則就會虧錢了,學習技能也是相同道理;然而,就如同我們書架上的許多電腦書,或跟軟體版本綁死的證照,「只要是有版本的,你想它壽命會有多久?我們整個社會、學生,投入那麼多時間心力和教育資源,去學習一個會『逾期作廢』的知識,這等同於我們投進去的本金一直在流失。」

洪老師批評,我們一直在做「工具教育」而不是「資訊教育」,尤其資訊產業裡有些公司,其產品策略具有「計劃報廢」的特性——亦即為了增加銷售,而給產品設計了使用年限,時間一到就會壽終正寢——在軟體業,最常設計成新版和舊版檔案無法相容,使得軟體明明還可以用,卻要提早進垃圾場;然而這樣的結果,計劃報廢的不只是軟硬體,因為那些綁版本的證照,連知識、人力也會被報廢了!因此,如果知識會被「逾期作廢」,就相當於本金一直流失,知識的積累便很難用複利成長。

但怎麼樣才能學習「可以相乘的知識」呢?洪老師講了一則有趣的小故事:他當年去美國留學的時候,英文程度相當不錯,而他的另一位同學,英文就是美國人剛好聽得懂的程度而已;但到了點心店,雖然洪老師把各種點心的單字都被下來了,但老闆自己也是外國人,聽不懂啊!反觀那位程度平平的同學,只靠着「紅橙黃綠藍靛紫、上下左右前中後」等十四個字就能吃遍大江南北!這是因為那位同學學的是活的知識,而他的知識只有在特定場合能用、是死的知識——這就是洪老師所說的,「相容比功能更重要、複利比資本更強大」。

洪老師又以手機充電接口為例,他指出,過去每個廠牌的接口都有各自的規格,公共場所若要提供充電座,就得裝設好幾種不同的接口,但即便如此,還是常出現熱門廠牌搶不到位子、冷門廠牌不提供接口的狀況;而在 2014 年歐盟通過法案,規定手機皆須採用統一的充電器標準之後,現在公共場所的充電座,只要簡單地提供 USB 接口,就可以服務所有廠牌,「通用標準讓生活變得更簡單、更有效率,這比功能重要一百倍!」另可參見洪老師的文章:〈我的野蠻工讀生〉和〈下賊船的代價〉,探討我們如何因為軟體格式相容性而被廠商綁架。

而我們如何學習能持續累積、組合相乘的知識呢?洪老師以當天使用的簡報為例:這只是一張 SVG 圖檔,透過 Sogi 外掛加工後,就成了可用瀏覽器開啟、帶有旋轉縮放效果的簡報了。洪老師指出,他製作圖片的時候,都是以開放檔案格式為中心進行思考,軟體工具只是輔助,有必要時也可以學習新的工具。因此,不僅沒有被檔案格式綁架的問題,他所使用的製圖技術也大部分都是年輕時所學,而且能夠跟新的軟體發揮相乘的效果,「如果你在學習資訊科技時, 跟我一樣把重點放在它的使用價值,選擇鼓勵組合相乘的技術,那麼長遠看來,你的學習投資也將比別人獲得更好的回報。」洪老師總結道。

江易原:自由教材讓學習更引人入勝

江易元
自由教材「PhET」翻譯團隊的江易原老師

自由教材「PhET」翻譯團隊的核心成員江易原,除了示範 PhET 和天文模擬軟體 Stellarium 的「玩法」之外,也分享他自身使用自由教材及學術資料的經驗。江易原以「一氧化碳警報器」破題,用 PhET 模擬 CO 和 CO2 的分子形狀,而後開啟蛋白質資料庫(Protein Data Bank, PDB),展示一氧化碳如何抑制血紅素攜帶氧氣的能力;他也拿出前一天晚上拍攝的星空照片,再開啟 Stellarium,輸入日期和地點,螢幕上竟然就出現了和照片一樣的星空!

他指着天蠍座的主星心宿二說,「詩中的『人生不相見,動如參與商』就是講這個。」江易原接着又開啟 Stellarium 的「星座繪圖」,指出天鷹座牛郎星和天琴座織女星、以及流淌於其間的銀河,他說,「看着星空,我們會發現古今中外的許多傳說、詩詞都是有所根據的,」在他學生時代只能書呆子般地死背的課文,也可以變得生動有趣,「現在有了這麼多學習資源,如果再有人協助你運用,讀書這件事真的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了。」Eric 也說,在收錄了教育軟體和自由教材之後,終於讓 ezgo 不再「只跟電腦老師有關」, 各個學科都很適合運用這些資源。

除此之外,身為大學老師的江易原,也分享他如何將自由精神實踐在教學上:他將教材和投影片全部放上網路,並且聲明為「版權沒有」(public domain),便成了「土炮」式的開放課程;江易原也嘗試讓學生將作業放上部落格、並做成公司網站的形式,張貼報告又模擬創業,學習成果還能流傳給之後的學弟妹,可說是創意十足!